酒年

牛奶布丁

ooc非常严重

没有什么后续的一个脑洞

文笔粗糙,希望您吃得开心。

设定🍊暗恋困,困和🍊说过一两回话。

  
  ”徐坤,你没事吧?"嘈杂的练习曲被人兀然掐断,蔡徐坤回过神,朱正廷正站在他面前,透过没有镜片的眼镜框,用担忧的目光注视他。

  这周的任务是花六天时间练习选择歌曲独立上台表演,没想到在这方面一直很稳的蔡徐坤在最近的彩排中突然发挥失常,难得受到导师的批评。

   "我没事。"蔡徐坤回答 ,他呼吸急促地点头,发尾晃动"就是舞步有点乱。"

  ”没关系,你已经做得很好了,剩下的时间也很充裕,你不用着急。”朱正廷说。

  蔡徐坤这次选择的舞蹈是几组中难度最大的,一时练不下来也很正常。

   "你别急,先休息一会儿,把状态调整好。"王子异拍拍他的肩。

  "对啊,只三天,徐坤哥已经很棒了"黄明昊凑过来安慰他"这事急不来"

  蔡徐坤机械地点点头,说“可以让我一个人待会儿吗,我想一个人稍微待会儿。”

  朱正廷点点头“你自己休息一会儿,别再拼命练了啊,调整一下。”

  他带着四五个A班成员,退出去,贴心地帮他带上门。

  蔡徐坤找了个角落坐下来,把一瓶矿泉水灌完,正盯着练习室落地镜中的自己发呆,一阵敲门声突然传进他的耳朵。

  "哥哥。"范丞丞轻轻拉开练习室的门,从外面探进半个身子,轻轻地,带着少年人细微的踌躇,向角落里的人打招呼。

  蔡徐坤听到声音抬起头,压低的帽檐把他的大半张脸都罩在阴影里,看清了来人居然是D班的范丞丞后,他的表情有一瞬间的怔楞。 这一个星期因为节目录制内容的特殊,规定"ABCDF"五个班是不能互相串门的,况且他和范丞丞素来没有什么交集,他还以为是哪个热心肠练习生进来安慰他,没想到来的居然是一向害羞少话的范丞丞。

  "我能进来吗?"范丞丞侧着身子在门外的问话把蔡徐坤拉回现实。

  他掀了帽子把被汗濡湿的发拨到后面,再把帽子压正,没什么表情地"嗯"了声。

  范丞丞走近几步,在他面前蹲下,真挚的双眼毫不避讳地与他对视。蔡徐坤被这直愣愣的目光盯得不自在,微微偏过脑袋。

  "哥哥。"范丞丞叫了声,声音单纯欢喜的,像是领家弟弟对他坦诚的撒娇,无法让人抗拒,逼得蔡徐坤把头扭转回来。

  "哥哥。"范丞丞又叫了声,语气软糯,眉眼弯起来,笑了,半蹲在地上,像只卖乖讨巧的小狐狸。

  "嗯。"蔡徐坤含糊地应了他一声,视线情不自禁地越到范丞丞背后,想看看他后面有没有长出一条尾巴。

  范丞丞开心地在他身边坐下。

  "练习很辛苦吧,哥哥。"

  范丞丞沉思良久,询问道。话一出口,他就颇有些苦恼地抓抓头,觉得自己问了一句理所当然的废话。

"是很辛苦。"他没想到蔡徐坤会回答他。

"哥哥有什么烦恼和我说说好吗,我可以帮到哥哥。"

   这么自信吗?

  蔡徐坤歪头笑笑,然而还是说:"突然觉得太累了而已。"

  "只是这样吗?" 蔡徐坤呼出一口气:"这几天状态不好,舞蹈动作总是出错。"

  他思绪繁杂的,根本记不住什么舞蹈动作。

  身边的人不说话了。

   “哥哥似乎很烦,但是这个,我帮不到哥哥。我跳舞也跳得不如哥哥”范丞丞皱起眉,摇摇头认真道。

  “没关系。”蔡徐坤说。“你跳舞挺好的。”

  “嗯。”这回是范丞丞害羞地接受了夸奖。

  蔡徐坤微笑了一下,便没再说什么话。

  两人挨边坐着,蔡徐坤因为状态不佳而沉默,范丞丞也不说话,静静地陪他坐着,心里因为意外的夸奖兀自雀跃欢喜。

   过了一会儿,范丞丞终于鼓起勇气动了一下。

   呼吸沉默间,手中突然被塞进了什么物件。

  蔡徐坤略显惊讶地转头,范丞丞不安地捏捏他的手,有些羞涩,带些紧张地,食指附在唇边,像诱人亲吻似的,比了个"嘘"的手势。

  "你是什么带叶鲜橙”蔡徐坤心想。

  "什么东西?"他用眼神示意范丞丞。

  "保密哦哥哥。"总归是豁出去了,少年人心思活络起来,他再紧张不安也是个直性子的男孩,面对喜欢的人好奇的眼神,害羞的情绪一股脑儿塞到角落里。难得他勇气当先。

   "天知地知,你知,Justin,正廷哥知。"

  "那你呢?"

  "我唔知。"范丞丞弯弯眼,笑容狡黠的像是偷猎得胜的狐狸,又像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。他恢复了认真严肃的神气"我没来看过哥哥。"

  蔡许坤笑了"OK,我保密。"

  "那我走了?"范丞丞看见蔡徐坤神情放松地笑了,终于放下心来,站起身拿下巴示意门外。

  蔡徐坤朝他挥手:"你加油。"

  "哥哥也加油。"范丞丞笑眯眯地点头。

  他走到门口突然又站住不动了,对着门沉思了两秒,又折回来。

  "怎么不走了?难道要和我一起练习吗?"蔡徐坤坐在地上笑着打趣他。

  "我忘记了一件事。"

   "?"

“什么事?”蔡徐坤哄弟弟的神气“要跟哥哥说再见吗?”

他突然怔住了。

  少年身上浅淡的香水味,清冽迷人的新雪气息,捎带着一点秋日成熟果实的甜蜜,将他真诚又庄重地包围起来。

  "我要抱抱哥哥。"他笑着说。

  “是单纯的好兄弟告别哦,哥哥不要想歪了。”

   “......”

  他顿了一会儿,突然说“哥哥还是想歪吧。”

  “给哥哥的东西是牛奶布丁,心情不好了总要吃点甜的让自己开心。"

"这个牌子的布丁都是低脂的 ,哥哥可以放心地吃。不用有任何负担。就算哥哥真的胖了,也很可爱。”

  “牛奶布丁的话,是甜的味道,像哥哥一样。”

  他好像是终于鼓足了勇气般,将他拥抱着倾吐些温柔又坦诚的内心剖白,不管他喜爱或讨厌。

  他只想单纯地将那倾慕吐露,一股脑地倒在他面前。 他小朋友样的幼稚又坦荡的喜爱,像细密温柔的绒线,坚韧绵长的,断也不断。

  蔡徐坤瞥见了他通红的耳朵尖。

  不讨厌。他暗自想。 甚至有了偷食到一点糖霜的恍惚的甜。

  有点可爱。

  这位夹带私货的少年环抱着他,说话声落在他耳边,像个细碎绵长的吻。